云深不知处

ooc致歉
天天就想着吸旧剑

出于各种不可抗力,今天不想更文了(ntm

【双旧剑】彼方04

#私设ooc致歉,全靠脑(xia)洞(bai)

表面上似乎是黑暗的化身,可明明有一颗温暖的心,这点没有任何改变。

不带任何犹豫地,我抬手将他伸过来以示安慰的手拉下,扣住手腕,碧色眼眸试图与他对视,这其中流转的情绪他可能不太懂。就连自己也没有明白,我所抱有的心思。对于这个见面没多久的“我”,似乎是尝到了“一见钟情”的滋味,甚至比遇见桂妮薇儿更加迫切,激动。

“说出来的话,你可能不信。”他没有甩开我的手,只是一脸想听我说下去的表情,我松开了手,用手指着与灵核相连的,曾经会跳动的位置。“这里,我感受到了,为你而跳动。”对于自己不加思索的言语忍俊不禁,但他却是神色认真。

“是...为我吗?”璀璨明亮的眼睛带了些许疑惑。这副模样真是可爱极了。远胜贵妇们掩面矫饰的笑颜。

“嗯,我感受到了。”这便是想传达给你的心意,你并不是不被人喜爱,不被人赞美。“我”啊为你涌起的满腔爱意,你又是否明了呢?

“这是什么意思,难道说,你喜欢上我了吗——?【我可是和你截然不同的存在】”带有一丝不屑,尾音被拉长,显得轻佻无比,这与他的形象不大相符了。对于心意传达的结果,不太满意。

“确切的说,不是喜欢。”这个词还未曾在我的世界降临。

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。”

【双旧剑】彼方03

#私设ooc致歉,全靠脑(xia)洞(bai)
#天天吸亚瑟(。)

他从被我手臂环绕的位置走开,我的一切幻想被强行打断,空气中突然弥漫着一股尴尬。

示好...失败。

冷冰冰的视线就落在我的脸上,他伸手在将触碰到我的脸庞之际停下,像是带有某种犹豫。指尖几乎贴近皮肤,传来的温度也是冰冷的。你问我为什么不躲开?为什么要躲开,基本的肢体接触有助于亲密度提高之类的(?)。他用同样的方式捏了我的脸,却在这之后迅速与我保持距离。脸上不真实的触感,什么不真实!他下手有点重了,我脸都要变形了。

“我说...”我靠近他,盯着他无机质的眸子,他也就顺着我的目光瞪着我。

“一个人一定过的相当辛苦吧。”抱有那么多的仇恨,一定不会快乐。他摇了摇头。

“不,这是我的选择。”宁愿选择用黑暗掩饰自己,用仇恨迷惑自己吗?真会这么选择吗?这个样子,让我心痛。

“不维护正义,不赞颂自由,只为了自己而存在。我想要的便去取,不想要的就舍弃。比起你来,纯粹的多。”他的眼神坚定不移,带有魅惑人心的力量。

“果然是不一样的存在吗?”紧握的圣剑提醒自己的使命“我拿起这柄剑时,已决心舍弃自我,去守卫应该守卫的东西,不至于辱没了它,也不至于辱没了自己。”背负拯救守卫一切的使命,重负让人喘不过气。

“你的正义带来的也是伤亡。你的剑染上他们的血,难道他们就不配得到护佑,就没有选择活下来的权利吗?”

“他们带来的杀戮,你也一定见过,他们毁坏的一切又是多少人的心血?如此践踏,与禽兽有何不同。若不加以驱逐惩罚,必然会变本加厉。我深爱我的国家,深爱我的人民,为他们而战斗是我的职责。”

“这职责对你的施压太重了”
“‘它’的灭亡不能怪你。”

思绪纷乱繁杂,眼前浮现的是昏暗的天地间我翻过一座山,能看见的唯一火光是被大火焚烧的村庄,惨叫,啼哭,哀嚎。触目惊心。

他竟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。或许认为我才是个可怜人。

“已经过去了,虽然无法忘怀,但也无法改变。现在的我仍选择为正义而战。作为拯救这世界而存在的利剑。”

【双旧剑】彼方02

#私设ooc致歉,全靠脑(xia)洞(bai)


#自己的戏文,将就着看看吧



被抓住了。他的嗅觉还真是灵敏的出奇。暂且相信各位没有给他指点吧。


双手握剑置于一侧,熟悉的圣剑闪耀着光芒,不由紧握手中不可视的剑。他朝着我逼近的姿态,十分的认真。甚至认真的可爱。后退的瞬间我有这么想过,但是仅是瞬间就打消了,这家伙不会是动真格了吧!虽说对自己的行为毫无悔意,但眼前这位认真的架势,可真是受不住了。


“我...”完整的话还未出口便被他迎面挥来的剑打断,扑来的强大魔力让我下意识抬剑挡下。距离被拉开了。就刚才一击的实感,确实是位势均力敌的对手。从见到他到现在,就没听到他嘴中吐出一个字眼,这就不免令人担忧。执剑的手垂至腰际,缓步靠近他,不带丝毫提防,寄予的是“完全的信任”,至于你问这份自信的出处,可能要问问当时被烧坏的脑子。


他竟没有反应,只是略显木讷的脸上漂亮的眸子盯着我看。带有的恶意如同我是他确定想要猎杀的目标。怪不舒服的,移开目光避免与他对视。


“不要靠过来”声调平和,第一句话还真是意外的冰冷。


像是打破了我们之间沉眠的“东西”。


“你”就是“我”啊,是不可分离的。


显示某种亲昵般,我将手臂绕过他身后环住他的肩膀。


多么般配,从某种方面来说——


我们本就该在一起啊。


【双旧剑】彼方01

#天天就想着吸旧剑。

#自己的戏文,私设ooc致歉

苍蓝与白银编织的铠甲变成了深邃的黑色带有绚烂的血色。那柄湖中贵妇人所赐予的圣剑并未染上黑暗,没有风王结界的遮挡,大大方方地显露出华美的剑身。那双不同于自己的明黄色深不见底的眼瞳不起一丝波澜。

全然不顾形象只是怀着好奇,托着下巴绕着他走了几圈,凌厉的视线就如同那人一丝不挂一般。面前除了配色,可以说与自己一模一样的男子确实让我感到意外。往日里王的圣洁与光辉形象荡然无存(当然是十足的威严),倒是像极了卑王伏提庚。完全是与“理想”背道而驰的产物啊?虽说这本身就足够吸引人才是。那不妨相处一下试试吧。

我向命运伸出了手。

“请多指教唷,‘我’”他的眸子仍是一潭死水。

像是受了蛊惑一般,我突然凑到他的面前,心中雌伏的野兽已然蓄势待发。

各位,我忍不住捏了他的脸,看着手下面无表情的脸被硬是扯出了微笑的表情。

“这样...不是...挺可爱的吗?”强忍着被这份牵强又滑稽的表情勾起的笑意。

然后,我就后悔了。

如果有满脸杀气且与我相似度99%的人问我在哪儿,请务必不要告诉他!

溜了溜了。